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信合文苑

信合文苑

油菜花儿开
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08日 信息来源:萍乡农商银行 作者:鄢新平 浏览量:

  油菜花儿开,我便自然来。

  三月的油菜花开得最热烈,大地才真正舒展一派开春的景象。

  我出生在阳春三月,油菜花是我生命中的花朵,它盛开着我对家乡和童年的记忆。

  我的家乡是江西万安一个叫“窑头”的千年古镇,坐落在吉泰盆地,在赣江的“大拐弯处”。窑头古镇最美不过春天的油菜花海。

  三月的阳光下,油菜花竞相绽放,连绵万亩,灿烂若锦,从眼前燃烧至天际。

  花间田埂上,游动着穿红戴绿的上学娃子,穿梭着牵牛背犁的父老乡亲。花瓣尖尖上,蜜蜂“嗡嗡”,春阳潋滟,天地清朗。娃伢子的嬉笑打闹声和作田人赶牛的吆喝声不时传来,暖风微醉,不时扑过一阵又一阵油菜花香。花海的周边,一片桃红梨白,我家青砖灰瓦的老宅就隐映在其中……

  古镇美矣,家乡美矣。我每每总是迷醉于这道大好风景。

  这是多么让人产生冲动和梦想的春天,我在等待油菜花开中一年一年长大。穿越花海,一个少年,幸运地得到一把审美的钥匙,眷游于造化的大美臻境,走向了辽阔清明的生命境界,从此一生一世。

  19岁那年,我走出古镇,到省城念书,之后在外参加工作,娶妻生子。再之后,从老屋子里接走了年迈的父母,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

  然而,每年的清明,冬至和春节,父亲会唠叨我回老家,因为这是传统的礼数。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,乡下的弟媳早早收拾好老屋新宅。尽管她晓得老宅只是用来看看,但是为着让老人眼里心里舒坦,还是把老屋打扫得干干净净,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。自从弟弟盖起了新房后,我们回来都住小弟盖的新房了。由于新农村建设,这几年水泥路修到家门口,每次回家过年,我们的车子就直接开进老屋院子,车子一进院门,欢迎的爆竹声便“噼里啪啦”响起来了。

  父亲每次春节回来,总喜欢在老家多住上些日子,老人家似乎有许多幸福的事儿要做。一是走人家做客。村上的左邻右舍平时天南地北,只有年节里才有机会好好聚在一起,所以保留着正月里轮流请吃年饭的风俗。几个老作田人,喝着自己逼的谷烧,吃着自己晒的香肠腊肉,脸红耳赤之际,话儿就多起来了,浓浓的年味瞬间荡漾开了……。二是请祖祭神。我的村庄紧挨着窑头古镇,村上不仅有我的老屋、祖坟,还有一棵1200多年历史的老樟树,老樟树长在村子中央,古祠堂边上。年节回来,或逢初一、十五,父亲会领着我们子孙几个,在樟树下燃上三炷香,供上一碗斋饭,然后,虔诚地鞠上三个躬。父亲告诉我们,老樟树下住着“社公”,它是全村的“守护神”呢。所以我们绝对相信老樟树有灵。

  等我上班休假回来接父母回城的时候,一上车,父亲便滔滔不绝跟我讲乡里的见闻。

  “桂花婶好福气,孙子都生大胖小子啦,做太婆了。”

  “86岁的宽生族长公,前几天从木梯上摔了一大跤,儿孙都打工去了,无人照应,死得有点惨哦。”

  “村上后生都走光了,好像去广东、浙江打工的多,村子太冷清了。啧啧,多肥沃的田地荒了不少。”

  父亲说的多,我只管嗯嗯应着。父亲转身问我:“你记得,老家什么时候开始不种油菜了?”

  是啊,家乡的油菜花海什么时间消遁了?我跑婺源拍油菜花都快20年了。感慨中,我终于明白:有些东西,流失了是难以回来的。

  今年,我们又回窑头过年。临走的头一天,父亲说:“天气暖和,今年的油菜花比往年开得早,去田里看看吧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今年家乡的油菜花开了不少,一垅一垅的,金黄金黄的,在暖阳熏风里,虽然未成花海,但也煞是好看。家人们都在油菜花里用手机拍照,笑容像花儿一样。后来问问,才知道,这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普惠,种油菜搞生态旅游,老乡还能领上一些补助和分红呢。

  我在想,下个月即三月,家乡的油菜花应开成花海了。明年家乡的油菜花海该更加美丽。

  一周的春节假期太短,终要驶离家乡,三部车徐徐穿过村口那片油菜地,大家都静静地欣赏窗外的花景。此时,车上响起《绒花》,“世上有朵美丽的花,那是青春吐芳华。”芳华易逝,乡愁难移。

  屈指算算,我离开家乡,在外漂泊30年了。在我未来的日子里,在我的睡梦里,依然等待家乡的油菜花开。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